您当前的位置 :巴楚门户网 > 国内 > 张学坤:遵守战​​后秩序是日本的责任。
张学坤:遵守战​​后秩序是日本的责任。
时间:2019-03-25 03:58:33 来源:巴楚门户网 作者:匿名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这也是战后国际秩序建立70周年。七十年前,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法西斯国家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反法西斯盟友策划了战后国际秩序,旨在维护战时和战后初期的世界和平与安全。在过去的70年里,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战后的国际秩序仍在相当程度上持续存在,世界和平得到了维持。科学地分析战后国际秩序所依据的基础和日本今天所面临的挑战,捍卫反法西斯战争和战后国际秩序的胜利,警惕地恢复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维护和平与安全在亚太地区。重要的实际意义。 战后秩序的三大支柱 反法西斯盟友策划的战后国际秩序主要得到以下三大支柱的支持: 首先,重要的国际法文件如《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联合国宪章》为战后国际秩序奠定了法律基础,并确立了战后国际秩序的精神和原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后期,为了彻底击败德意法西斯国家并为战后秩序作出安排,反法西斯盟友举行了一系列重要会议,签署并颁布一系列重要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国际法文件。这些文件的要点包括:彻底打破纳粹德国的民族机器和日本军国主义,坚决剥夺德日侵略和掠夺领土,公开审判战犯,严格限制德日战争权利和军事发展,以及在此基础上,将建立新的国际秩序。 第二,侵略国的惩罚和转型是建立和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前提和基础。反法西斯联盟采取坚决措施剥夺德国和日本的侵略领土,如《开罗宣言》并严格要求日本归还从中国掠夺和被盗的领土,《波茨坦公告》进一步确认《开罗宣言》的内容,明确要求《开罗宣言》必须实施这些条款。反法西斯盟友还设立了国际军事法庭,严格审查战犯,采取积极措施改革德国和日本,以消除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在德国,美国,英国,法国和苏联实施了部分占领,并进行了更为彻底的非纳粹运动;在日本,美国进行了单独的占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民主化,并领导了和平宪法的制定。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冷战的爆发和其他原因,战后日本军国主义的清算和日本的民主化是不完整的,这为日本军国主义和右翼的崛起提供了土壤 - 翼部队。第三,作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产物,联合国为战后国际秩序提供了强有力的机制。为应对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的前所未有的灾难,反法西斯盟国决定在战后建立一个基础广泛的联合国,并设立一个有权采取执法行动的安理会。其五个常任理事国可与其他国家一道干预威胁国际和平的事件。他们还可以行使否决权,否决以联合国名义发起的任何可能的干涉。这是战后国际政治秩序最重要的制度。安排。这种安排不仅反映了维护大国权力平衡的现实考虑,也体现了集体安全原则的理想主义色彩。它从联合国机制中赋予联合国权威和活力,并对侵略和潜在的侵略形成强大的威慑力量。 警惕日本经常遇到的挑战 然而,近年来,日本政府一再挑起煽动旨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战后国际秩序的企图。 领土所有权问题是战后国际秩序的核心和基石。但是,日本违反了1945年无条件投降的承诺,并不断影响《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文件规定的战后领土安排。订购。日本政府认为,战后日本领土的法律范围是1953年美国到日本的传奇《旧金山和约》,而不是《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试图将非法和无效《旧金山和约》置于普遍公认的国际法之上,故意否认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并创造钓鱼岛,包括美国在日本主办的琉球群岛,并创造“台湾的既得未定的“。近年来,日本政府上演了一场荒谬的“购买岛屿”闹剧。 与此同时,尽管中国人民和亚洲其他受影响国家的强烈反对,日本首相及其政界人士还参拜了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靖国神社不仅是一个国家宗教设施,而且是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 1951年10月,当时的首相吉田马托正式参拜了靖国神社。从那时起,几乎每位总理都纷纷效仿。日本领导人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主要是否认东京审判的正义,然后否认侵略历史,甚至企图将侵略战争美化为“解放亚洲国家的战争”。 “这显然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结果。战后国际秩序的公然挑战是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所有国家和人民的故意伤害和挑衅。现任日本政府正在努力修改和平宪法,大幅度提升集体自卫权,从根本上影响战后的国际秩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美国的领导下,日本制定了现行的和平宪法,以防止军国主义的新路径。事实上,早在1955年,日本自民党就把“修改宪法和自我发展宪法”作为政治纲领,但却未能做到。自21世纪初以来,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日本国内经济的停滞,日本政治越来越右翼,宪法修正案也越来越活跃。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07年首次执政时,他宣称日本必须修改其宪法,​​以摆脱战后体制。在2012年再次上任后,它一再向外界表明,宪法修改是其终身的政治理想。日本渴望修改和平宪法,取消集体自卫禁令,加速实现所谓的“军事正常化”,是改变战后日本的民族认同,彻底否定战后国际订购。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能够接受《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战后领土安排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其战犯的司法审判,一定程度的民主化和制定和平宪法。回到国际社会。严格执行有关条约义务,遵守战后国际秩序中的规则和规范,认真反思侵略历史,不仅是日本的选择,也是日本的责任。在当前深刻调整国际格局的背景下,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坚决反对日本的各种不法行为,坚决捍卫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成就和战后国际秩序的原则和精神,维护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在此基础上,中日关系将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作者是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 资料来源:《解放日报》2015.04.30第07版 媒体链接 遵守战后秩序是日本的责任。作者: 张学坤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巴楚门户网( www.alertdirectory.com)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